首頁>談經論道>近二十年駕駛培訓與考試銜接的三個階段和三個問題

近二十年駕駛培訓與考試銜接的三個階段和三個問題

  2003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的頒布實施,標志著交通運輸部門對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的管理職責在法律層面得到明確。由此,培訓與考試分別由交通運輸部門和公安部門負責管理的格局形成,而培訓與考試的銜接也貫穿于培訓考試制度的設計和實踐中。

近二十年駕駛培訓與考試銜接的三個階段和三個問題



  分工管理——培訓與考試銜接問題的由來

  20世紀80年代中期,為進一步加強交通道路安全管理,國務院決定將交通監理從交通運輸部門成建制劃歸公安部門管理,駕校的管理、考試均由公安部門負責。

  1993年,國務院印發了《關于研究道路交通管理分工和地方交通公安機構干警評授警銜問題的會議紀要》(國閱〔1993〕204號),指出:“關于汽車駕駛學校和駕駛員培訓問題,駕校應實行社會化,……交通部門負責對駕校和駕駛員培訓工作進行宏觀方面的行業管理,包括制定管理規章、技術標準、教學大綱,負責規劃布局和實施監督檢查。……公安部門負責對駕駛員的考核發證工作”。之后,全國各地的公安部門與交通運輸部門開始了行業管理職能的移交,但移交過程較為緩慢。200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頒布實施,第二十條規定,“機動車的駕駛培訓實行社會化,由交通主管部門對駕駛培訓學校、駕駛培訓班實行資格管理,……駕駛培訓學校、駕駛培訓班應當嚴格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對學員進行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駕駛技能的培訓,確保培訓質量。”從此,交通運輸部門對駕培行業管理工作步入正軌。

  在新的分工管理格局下,培訓與考試的銜接問題的產生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學員從培訓到考試取得駕照是一個連續過程,交通運輸和公安部門各管一段,加強銜接有利于兩部門的協作,避免出現管理漏洞。二是在那個時期,道路交通事故高發,群死群傷特大道路交通事故上升,存在考試把關不嚴、違規辦理駕駛證等問題,為了加強監督制約,國務院相關部門開始重視培訓與考試的銜接問題。

  培訓記錄——培訓與考試的銜接媒介(2004-2013年)

  2004年,公安部、國家發改委、交通部、農業部、國家安監局印發《預防道路交通事故“五整頓”“三加強”實施意見》(公通字〔2004〕33號),規定“……交通、公安部門建立駕駛員培訓和考試環節的銜接機制,加強監督制約。交通部門應當核實駕校培訓記錄,包括培訓學時、教練員簽名和駕校準考意見等。學員在申請考試時,需提供該駕校培訓記錄,存入駕駛員檔案。”2007年,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全國道路交通安全工作部際聯席會議《關于進一步落實“五整頓”“三加強”工作措施意見的通知》(國辦發〔2007〕35號),規定“……公安、交通部門要進一步完善和落實培訓記錄審核制度,建立健全駕駛人考試情況通報制度”。交通運輸部在《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管理規定》(交通運輸部2006年2號令)中規定了培訓記錄的統一樣式。

  根據以上規定,審核培訓記錄成為學員培訓完成后、參加考試前的一個工作環節。具體流程是:1.交通運輸部門查驗駕校提供的教學日志,在經駕校蓋章的培訓記錄(紙質,一式三聯)上進行審核和蓋章。2.駕校將交通運輸部門審核蓋章的培訓記錄提供給公安部門,為學員預約考試。3.學員報考最后一個科目考試時,駕校將培訓記錄三聯中的一聯交交通運輸部門存檔,一聯交公安部門存檔,一聯留駕校存檔。

  以審核培訓記錄為核心的培訓與考試銜接,實質是在學員考試之前,由教練員、駕校、交通運輸部門依次對學員的培訓情況進行確認,培訓合格的方可參加考試。目的是加強交通運輸部門對學員培訓的監督,提高培訓質量,在源頭上預防道路交通事故。

  自主約考——“破”原銜接方式(2014-2016年)

  十八大之后,為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機動車駕駛培訓與考試制度開始新一輪改革,相關管理部門總結了培訓與考試方面存在的一些突出問題,涉及培訓與考試銜接方面的主要為:1.學員教學日志虛假填寫現象較為普遍,審核培訓記錄對于落實教學大綱作用有限;2.公安部門考試能力不足,每月對駕校按教練車數分配考試指標,考試難問題突出;3.駕校取得考試指標后對于分配給哪些學員擁有決定權,分配不公甚至收取“插隊費”現象存在。

  為了解決上述問題,公安部門從2014年開始逐步推行自主約考制度,也就是在發展社會化考場,提高考試能力的基礎上,搭建互聯網約考平臺,實現學員網上報名、網上約考、網上繳費,做到考試資源公平分配、考試機會公正獲取。過程為:1.2014年在武漢等少數城市進行先期摸索,地方自行建立考試預約系統;2.2015年,公安部在多地組織開展包括小型汽車駕駛人自學直考、自主預約考試、異地考試等多項改革試點工作;3.2016年4月,公安部實施《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139號令),啟用全國統一的12123平臺實行自主約考。

  實行自主約考之后,全國各地公安部門不再查驗學員的培訓記錄。凡是符合駕駛證申領條件的學員,報名后無需通過駕校,在12123平臺上就可以自主預約考場和考試時間。這為學員報考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也破解了多年的考試難問題。

  聯網對接——“立”新銜接方式(2016年至今)

  自主約考的改革舉措打破了原有的銜接方式,對培訓管理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一是駕校取得經營許可證(有效期6年,2021年改為備案)后,交通運輸部門對其培訓經營活動的管理缺乏有力抓手,訓練場、教練車、教練員不規范現象凸顯;二是學員培訓過程以及是否落實教學大綱難以監管,駕?;就V固顖蠼虒W日志和培訓記錄。

  為了克服原銜接方式的弊端,進一步加強培訓與考試銜接,交通運輸部與公安部逐步提出了駕培監管平臺與考試系統聯網對接思路和要求。針對審核培訓記錄流于形式的問題,2012年,公安部、交通運輸部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客貨運駕駛人安全管理工作的意見》,提出“道路運輸管理機構要全面推廣應用計算機計時培訓管理系統,鼓勵大中型客貨教練車安裝應用衛星定位系統。2012年4月1日起,大中型客貨車駕駛人培訓要全部應用計算機計時管理系統,2012年10月1日起,其他汽車類駕駛人培訓要全部應用計算機計時培訓管理系統。計時管理系統要與道路運輸管理機構和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相關系統對接,實現信息共享”。此要求實際上是改原審核培訓記錄的方式為審核電子學時數據,電子學時數據由攝像頭、衛星和IC卡采集產生。

  在各地試行計算機計時培訓管理系統的過程中,交通運輸部進一步明確了該系統的功能、標準。一是改變計算機計時培訓管理系統由駕校和交通運輸部門共用,權屬不清、費用支付不規范的狀況,將該系統分設為計時培訓系統和駕培監管平臺并對接聯通。記錄學時使用計時培訓系統,由駕校按照市場化方式自主采購。審核學時使用駕培監管平臺,由交通運輸部門搭建或購買。二是制定《機動車駕駛員計時培訓系統平臺技術規范》和《機動車駕駛員計時培訓系統計時終端技術規范》(部2013年第49號公告),統一規范電子學時數據的采集和計時培訓系統運營商的產品標準。

  2015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公安部交通運輸部《關于推進機動車駕駛人培訓考試制度改革意見》(國辦發〔2015〕88號),提出“推廣使用全國統一標準的計算機計時培訓管理系統,建立省級駕駛培訓機構監管平臺,強化對培訓過程動態監管……推進駕駛培訓機構監管平臺與考試系統聯網對接,實現駕駛培訓與考試信息共享,確保培訓與考試有效銜接”,標志著銜接的思路和要求在歷經多年探索后基本確定。在具體實施上,公安部考試系統預留了學時核查功能,該功能可由各省各地市單獨啟用。啟用后網上約考就增設了達到學時要求這個前置條件。2017年以來,內蒙古、河南、江西、黑龍江等十余個省份交通運輸主管部門和公安部門先后聯合發文,實施聯網對接工作。

近二十年駕駛培訓與考試銜接的三個階段和三個問題



  聯網對接實施效果及原因分析

  近五年以來,各地逐步推進駕培監管平臺與考試系統聯網對接工作,但落實聯網對接的地區不是很多、聯網對接的示范效應不是很強、實現了聯網對接的地區少數又“斷網”。分析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法律層面缺乏頂層設計。當前關于銜接的規定出自規范性文件,而公安部門實施考試管理的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實施條例》和公安部《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上述法律、法規和規章對于考試的條件只規定年齡條件、身體條件、駕駛經歷條件以及不得申領的情形,所以,很多地區公安部門認為在考試前設置學時條件缺乏法律依據。反觀交通運輸行業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和交通運輸部《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管理規定》中也沒有要求駕校使用全國統一標準的計算機計時培訓管理系統,建立省級駕駛培訓機構監管平臺等方面的規定。2020年,交通運輸部將聯網對接相關內容寫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修改稿中,但2022年國務院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中沒有相關內容。

  對駕培市場利益格局觸動較大。隨著近些年來“放管服”措施的推進,駕培市場全面放開、部分地區教練車登記全面放開、教練員從業資格取消等措施一方面激發了市場活力,但另一方面也帶來了利益主體眾多和市場不規范等問題。實現聯網對接有利于將不符合規范的訓練場、教練車和教練員排除出駕培市場或者促使它們為合規化而付出較高成本,容易遭到利益受損者的抵制。

  計時培訓有待改進優化。一是學時造假現象較多。在已經實現聯網對接的地區,出現較多的問題是學時造假,也就是學員沒有真實的開展培訓,采取虛擬出軌跡、圖片的方式產生學時數據。學時造假會導致嚴重的市場不公平和劣幣驅逐良幣現象,背離聯網對接的初衷,容易引起相關部門、駕培行業和學員對計時培訓和聯網對接的質疑。二是教學大綱對學時和里程的硬性要求與社會接受度有較大差距。在交通運輸部組織的討論會上,基層管理者和理論研究者觀點相左?;鶎庸芾碚咭话阏J為教學大綱規定的學時數和里程數過多,而理論研究者認為現有要求不能再降低。在實踐上,有的地區降低了學時和里程要求,以尋求和行業實際的契合點。

  落實聯網對接的工作建議

  練好內功,建立成熟完善的駕駛培訓監督機制。按照《關于推進機動車駕駛人培訓考試制度改革意見》(國辦發〔2015〕88號確定的思路,針對當前培訓存在的學時造假等問題努力攻關。一是要打造牢靠可信的計時培訓系統。更新《機動車駕駛員計時培訓系統平臺技術規范》和《機動車駕駛員計時培訓系統計時終端技術規范》,提高技術標準,特別是針對學時造假的關鍵環節,如虛擬軌跡、圖片等,應用多種技術進行防范,保證數據真實。二是要打造智能統一的駕培監管平臺。借鑒公安部門考試管理的經驗,將各省監管平臺統一為交通運輸部駕培監管平臺,實現全國駕培數據一張網。在現有省監管平臺功能基礎上,著力強化數據真偽篩查和智能判斷功能,為交通運輸部與公安部聯網對接打下基礎。三是要做好市場監測和動態升級。市場不規范現象是多發多變的,駕駛培訓監督機制相應也要靈活調整,不斷健全。要有專門的技術部門跟蹤研究,不斷升級計時培訓系統和駕培監管平臺。

  科學評價,總結聯網對接的效果和作用。一是對已實現聯網對接的地區要總結經驗,查漏補缺,使聯網對接具有示范效應和可復制性。二是通過大數據,分析聯網對接與培訓合格率、新駕駛員交通事故肇事率率、違章率之間的關系,對于提升道路交通安全、降低道路交通事故率是否具有顯著積極作用。

  加強協調,將培訓與考試銜接的要求上升為法律法規規定。銜接問題涉及交通運輸和公安兩個部門,要在全國各個地方落地,不能只停留在規范性文件層面,必須由行政法規以上的法律法規進行明確。因此,在交通運輸部門練好內功和科學評價的基礎上,要將銜接的要求寫入行政法規,真正實現銜接的法治化、制度化。


                                   來源:中道智庫

女人高潮潮叫免费视频